平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文缘虎穴夺子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平凉信息港

导读

一、    罗嫂让三岁的儿子罗大福在屋前禾场坪独自玩耍,她在里屋厨房升起炊烟准备晚饭。期间,突然听到屋外传来儿子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她心下一阵

一、    罗嫂让三岁的儿子罗大福在屋前禾场坪独自玩耍,她在里屋厨房升起炊烟准备晚饭。期间,突然听到屋外传来儿子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她心下一阵惊怵,赶忙提起烧火棍跑到屋外,只看见一只吊筋白额老虎叼起她的儿子轻尘飞奔。见此情景,罗嫂想回屋拿朴刀已来不及,只好就着手中带钢叉烧火棍一路拼命追赶老虎。那老虎见有人追赶,愈发将孩子衔得紧。她只听虎口中的儿子边哭边大声喊叫:“嗡妈,你莫追哒,你越追,老虎咬我越痛。”  罗嫂听了儿子的哭喊,只得止步下来,眼巴巴看老虎叼着儿子向那山中绝尘而去。心里一阵揪心裂肺的疼痛,她跪倒在地,放声大哭。  罗嫂居住在这小山镇镇尾山课边,属于独门独户居住,过着半农半猎的日子,去年秋天,丈夫在山中狩猎,不幸被老虎所伤而亡。去年秋天到今年秋天,丈夫已经遇害一年了,剩下罗嫂和幼子大福相依为命,意想不到儿子又横遭不测。  住在镇里的保长和甲长听说罗嫂家发生了事,第二日都还先后来看望了她。保长姓万,名頃田。当他来到罗嫂住处,看着眼前依山而立的一排三间茅草房,房前禾场坪是用三沙土铺就,倒也宽阔平整干净,坪边上栽下的几颗矮矮的七里香树也还修理得齐整。他来到罗嫂家后院,后院是一片青青碧碧的菜地,那长势良好的秋丝瓜藤满藤的丝瓜像极保长多子多福。临山课旁一眼幽幽的水井,高高杂树丛生的岩石间一股细细的清泉注入井中。万保长心想这倒是一处幽避之地,要想个什么办法,从这寡妇手中盘下这处宅基,改建两层小洋楼,将后院布建亭台楼榭,种下几丛翠竹花草,让泉水曲径通幽,那将是几多好的避暑山庄。  罗嫂沏好茶,摆上南瓜子,红薯片等几样土产点心,请万保长堂屋就坐,保长看着眼前这个生得修长健硕的年轻寡妇,眼睛虽然还哭得肿肿的,但看得出大而有神,配上那两道长长的浓眉,有一股猎户人家的英武之气。他又看了看墙上挂的鸟铳和朴刀,再看眼前女人的身板和她的大手大脚,发觉这是一个练武之人,虽是一女流之辈,但性格决赛过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心下惊过一丝阴影,这女人不好对付,凡事还得从长计议。他弱微安慰了罗嫂一番,起身告辞。罗嫂千恩万谢,送走保长。这是上午的事情,下午钱甲长又来。  罗嫂是甲长的佃户,丈夫在世时租下甲长几丘山田,合计二亩。甲长先安慰了她一番,他说这都是老天注定的命数,叫罗嫂不必过度悲伤。然后劝罗嫂趁人年轻改嫁,说是他家长工还是单身,有一身好力气,人又老实忠厚,年纪也当而立之年,比罗嫂大不过五、六岁,还算是门当户对。罗嫂说了一番感激甲长的话后,再解释道,说是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儿子没有被老虎吃掉,而是被哺乳中的母老虎哺养起来了。她要去山中寻找虎窝,救回自己的儿子。  钱甲长觉得罗嫂是在说疯话,是还没有在失儿的痛苦中醒悟过来,劝她改嫁之事只在以后慢慢相劝。他又安慰了罗嫂几句,打一拱手,并告了辞。罗嫂又将甲长送出好远。    二、    失儿后的第三天一大早,罗嫂穿上素衣芒鞋,背上朴刀,带上竹筒米、红薯等三天干粮,一头钻进了大山。  罗嫂通过丈夫也了解了一些老虎的生活习性,这大虫喜独居,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它要是一餐吃饱了,可以一个星期不进食物。特别是母虎,它会将小小活猎物囚在山洞,让虎崽练习扑食。老虎并不喜森林,也不喜呆在树下,因为鸟粪掉在虎背上,可以让它烂皮烂肉。这蓄牲喜欢躺在草坪草坡,离水源近点地方。  罗嫂随丈夫打过三年猎,对脚下连绵起伏的群上还算熟悉,哪座山头有草坪有水源,甚而有山洞,她都知晓个大慨。在莽莽大山中,她不断提醒自己,忘却悲哀,争取时间,少跑冤枉路,时间就是儿子的生命,时间就是救子的一切。  罗嫂分析,老虎不会从很远的山里奔到她的居住地觅食。所以她将暂时寻找方向定在五座山头以内,远山头距她家也不会超出七八公里。她从左边山头开始寻找,一天当中,她马不停蹄地将两座山里的草坪山涧洞穴溪流都细细搜寻到了,连老虎的气味都没有闻着,倒是野山羊,野鹿,野猪的踪迹被她发现一些。寻到天黑了下来,她只好选一处山洞歇息,将竹筒内炒熟的糙米吃了几把,啃了一个红薯,喝了几捧泉水,将身上物件取下,只将朴刀放在身侧,倒头便睡。睡到半夜,一阵秋夜的寒风将她吹醒,朦胧中,她感觉有野物从洞口向洞内匍匐爬来,借助射进洞口的莹莹月色,看清楚了,那是一头狡猾的饿狼,阴森森蓝幽幽的目光饱蘸着月色,她登时惊出一身冷汗。在这生死攸关时刻,必须冷静,于是她继续装睡,只见那饿狼距她一米之遥时,腾地跃起向她猛扑过来,她用早已握紧朴刀的手抬起顺势拼力朝饿狼狠劲削去,一道寒光闪过,只听饿狼惨叫一声,在地上滚了一圈,滴着血撅着腿朝洞外仓皇逃窜。  罗嫂腾地弹跳起来,提刀赶出洞外,只见玉盘样莹莹月色下的溪流旁撒过一路鲜血,饿狼早已不知去向。此时的她早已睡意全无,她捧几把清泉抹了抹脸,将带血的朴刀在水边青石上磨了一遍;回到洞中,手握朴刀,靠在洞壁上微闭眼睛想着心事。  去年,也是一个有着这样月色的秋夜,她在家里床上睡至半夜,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细听人声轻唤,原来是丈夫狩猎回来了。她点亮煤油灯,将门刚打开,丈夫便浑身血迹地倒在了门内地上。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楚了丈夫身上衣裤已被撕成一条条碎片,肚子也被撕裂出一道长而深的口子,尽管被布带捆住,但仍有肠子冒出来。惊吓之中,她早已哭成泪人。丈夫示意她俯下身,用微弱的声音告诉她,他在磨盘山突遇猛虎,老虎迎面向他扑来时,他用朴刀顶着刺穿了老虎的胸腔,但老虎也用后爪扒开了他的肚子。丈夫断断续续说完这一番话,便两眼一闭,气绝身亡。  罗嫂想到丈夫惨死,又想到儿子生死未卜,不由得两行清泪滚出眼眶。刚才想到丈夫是在磨盘山遇虎,何不先到磨盘山寻儿呢,真是忙中出错。磨盘山就是自己划定的右边第二个山头寻找区域。这时,天已朦亮,黄鹂叫醒了山头。她拿定主意,出的洞外,就着溪流洗漱,略微进食,背上行头,并直奔磨盘山。     三、    磨盘山,罗嫂和丈夫一道狩猎去过几次,一次是丈夫死后,他找猎户帮忙,在磨盘山寻到了死虎,用卖虎皮的钱换了一副棺材,埋葬了丈夫。  磨盘山有几处山洞几处草坪,甚至有几处流泉溪涧,罗嫂都大致清楚。她花了整整半天时间寻遍了这些地方,也没找到老虎的踪影。午后,她只好向另一座圈定的大山银盆山进发。  银盆山并不徒峭,方圆约五华里,山中常年生长着万年松、香樟、枫丹树和一些阔叶灌木。山顶受数万年前地壳运动影响,形成了一个漂亮的盆地,盆地内到处裸露着巨大的白色岩石,岩石相交,形成数个大大小小山洞。盆地旁边不远处断裂出一条丈宽的峡谷深涧,峡谷把整座大山劈成东西两半,山型南高北低。谷深丈许,两旁石壁植被茂盛蓊郁,谷底常年水声哄哄。峡谷两旁生长着巨大老樟树和万年松。其中,峡谷两岸有好多处地方樟树枝桠对接,好了那些顽皮的群猴过峡如履平地。  罗嫂攀爬上银盆山顶,极目向盆底望去,顿时感觉此地非同凡响,藏龙卧虎之地非此莫属。她此刻心情既高兴又紧张。高兴,凭直觉能找到虎穴;紧张,她不知能用什么办法可以完胜老虎,救出爱子。凭她向丈夫学的那点武术轻功,丈夫和老虎相斗都俱伤俱死,那她就更不是老虎的对手。现在若要救出儿子,先得保全好自己的性命。她思来想去,觉得的办法是智取。  她跃身盆地旁一颗高约三米老樟的枝干,将身体隐藏在浓密的枝叶中间,良久仔细观察盆地。这高山盆地也就三五亩鱼塘大,盆地内除了石头和石穴外,还有两处深深浅浅的草坪。盆地内没有大树,中间处窝着一洼清泉,有鸟儿在泉边将脑袋入在水中一伸一缩,扑棱棱煽动翅膀洗澡嘻戏。盆地不深,有几条路可以顺着山顶走向盆地直达水源,盆地周围隐约有獐子,野猪,猕猴的身影,但它们都不下到盆地内去饮水,这正说明水源附近有虎穴。  她耐着性儿观察等待,这时朗朗秋阳已偏西半杆,由于昨夜遭饿狼袭扰,有半宿没睡,此刻,瞌睡虫只粘眼皮。她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揪了几把,痛得只咧嘴,登时瞌睡全无。不久,她终于眼睛一亮,看见一头老虎在泉边饮水,虎身长约四尺,黑白相间的虎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虎的下腹拖着较长的红红的两排虎奶,像两排红灯扑闪扑闪。她一望便知,这时一头哺乳中的母虎,而且像极她见过的衔走她儿子的那头老虎。果然,不远处的一处浅草坪内,有四只小虎崽在打闹玩耍,稍远处孤坐着一个小孩。她定睛细望,正是自己的福儿。她热血一湧,心潮冲动,欲立马冲下盆地救回可怜的儿子,但她马上想到这时下去等于送死。她强烈抑制住喷张情绪,控制住冲动,继续观察和等待有利时机,看母虎何时走出盆地觅食。     四、    盆地内母虎在泉边饮完水,迈着悠闲的步子,吊起丰满的虎奶,闲庭信步地走到虎崽们旁边,深情地望了儿女们一眼,慢慢侧身卧下。虎崽们一窝蜂围上去噙住母虎的乳头拼命吮吸,吸一会,用嘴揉揉虎妈的乳房再吸。这时,罗嫂看见福儿俯身缓慢地一步步爬向母虎。罗嫂虽然看不到儿子是什么表情,但一定是儿子已经不畏惧老虎。待福儿快接近母虎时,母虎用前爪轻轻拨开身旁一只虎崽,福儿爬到母虎身边擒住一只虎奶拼命吮吸起来。母虎眼睛微闭,幸福地让人兽共享它的乳汁。罗嫂看到此情此景,她有些感动,眼里溢出莹莹泪花。她觉得这民国有不少人还不如一只动物的情义。比如那个万保长,她从他的眼睛里早已看出他在打她宅基的主意。比如那个钱甲长,要她嫁给那个长工,是想得到两个老实厚道长工。  母虎等孩子们吃饱,站起来伸伸脖子甩甩头,将孩子们带进石洞后,便颠着红红的奶子一溜烟跃上罗嫂对面的盆口,向着朝东的方向觅食去了。  罗嫂抓紧时间飞身跃下樟树,用朴刀劈下几支油脂丰满的松树干枝,向盆地进发。她一路奔跑一路用朴刀砍去缠身的荆棘。  她没有费太多时间,很快就找到了虎崽和儿子藏身的虎穴。虎穴内有些暗淡,她在穴口用洋火柴点燃一支油松,然后举起冒着浓烟的油松弯腰钻进虎穴。虎崽们见有来人,便张牙舞爪起来。罗嫂虽然手握朴刀,但她一点也不想伤害虎崽。此刻,她倒觉得眼前的虎崽们就是她的儿女。啊,她看见自己的福儿啦,福儿靠壁边坐着,用有些吃惊的陌生的眼睛盯她。她用抑制不住地激动的声音轻轻呼唤儿子的名字,福儿从虎崽们的身后,从石壁边开始向母亲爬来,虎崽们也呲牙咧嘴一步步向前。罗嫂将手中油松朝它们挥了挥,虎崽们又退到后面。儿子已快走到她的跟前,她将刀插进背上刀鞘,抱起儿子赶快退出虎穴口,惊恐而又凶相十足的虎崽们也跟到了穴口。  出了虎穴,她将油松挌至石上,用布带将福儿绑好在背上,再一手提刀一手举油松,看定穴口的四只虎崽友好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向西朝峡谷那一面奔跑。  罗嫂刚约上盆口,远远听见后面有虎啸声。惊恐中她赶忙回望,却看见母虎迎向她站在虎穴口没移动步子,只是用喉嗓轻轻地吼着,不知是在欢送她们,还是在警告她们。四只生龙活虎的虎崽围绕在母亲身旁争抢乳汁。  罗嫂一口气飞奔到峡谷边,将油松扔掉,将刀插进刀鞘,几个箭步飞上老樟树,沿着纵横的粗树干,小心走向对面峡谷樟树和这边交叉对接的树干。到达对面峡谷的树身,她身轻如燕的跃下树去,回头幸福地望了福儿一眼,福儿正冲母亲笑呢。于是,她放心大踏步地往山下走去。  远远她还闻见那边传来母虎的轻啸,怕是在祝福罗嫂母子团圆并一路走好! 共 44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怎么办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
常见的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
标签

上一页:暖11

下一页:缠绵的雨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