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 第二百零七章 传奇老人

2019/10/13 来源:平凉信息港

导读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 第二百零七章 传奇老人场中央的耆耄老人晃了晃身形,显然是被气得,拄着拐杖在地上捣得咚咚直响:“你们这群白眼狼,一个

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 第二百零七章 传奇老人

场中央的耆耄老人晃了晃身形,显然是被气得,拄着拐杖在地上捣得咚咚直响:“你们这群白眼狼,一个个都缺了德行啊,当年是你们三家老人对不起我周家,让我周家正法了,如今尔等又想反一次,难道就不怕再失去家族一代人吗?”

“哼,老杂毛,我他妈这次非杀了你,灭了你周家,提起上次我就痛恨,当年你们对我严家打击狠,凭什么都让我们家族承担,我隐忍这么多年,岂能饶你,吴大哥,赶快动手吧。”矮个子男人明显是严家家主严华冲着中间站着的男子请求道。

王天也渐渐明白了一些,感情这严家,方家和金家三十年前就被周家灭了一代人,所以他们这算是世仇,引发了今天的事件。

周家的耆耄老人虽然老了,但气势不弱,两眼犀利的看着中央男子不善的呵斥道:“吴赤,我周家何时有得罪与你,你的镇主不想做了,找不自在吗?”

“呵呵,周大长老严重了,吴某只是来主持公道的,在这金龙镇谁不知道你周家就是这天,这地,眼里哪儿还有我这镇主,所以我也来讨个公道。”吴赤淡笑着説道,但话语里满是不忿。

“好,好,好,你们都有理,我周家这些年还是太仁慈了,一直守着自家的德行,结果面对的却是你等xiǎo人,神龙啊,开开眼吧。神使啊,管管这些卑鄙无耻的xiǎo人啊。”周家大长老望天长叹,两道浊泪流了下来,让见着心酸。

王天在中院门口默默的看着,周贤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的凑到王天身边,xiǎo声给王天説着在场的重要人物,王天也渐渐的知道了一些因果,但只是默默的diǎn头,并不多言。

“嗯,有些意思。”突然,王天发现背对着自己等人的四方势力中有两人实力古怪,而且隐隐察觉王天等人的存在,但没有刻意的观望和探查。

王天再次凝目看去,顿然明了,在外围圈子两边各有一位灵王境强者,虽然他们刻意隐藏了身形,但难逃王天的探查,毕竟王天比起他们高出一个大境界。

王天身后的周家人并不明白王天话语的意思,但此时又不方便多问,只有将目光再次投到广场上去了。

镇主吴赤此时显得非常轻松,淡笑着説道:“您老也不必怨天尤人,其实我们本不想打破金龙镇的格局,更不敢主动冒犯你周家的权威,但我无涯国的大王子殿下实在需要外围力量夺取皇位,所以我等才会如此,要怪就怪你周家太强势了吧。”

“什么,是为了皇权之争,难怪,难怪,几月前都城确实有很多説客来我家商议,想让我周家站队,但我周家为了自保,没有选择任何一方势力,却,却没想到招来如今祸事,真是冤哉,恨哉,,,”周家大长老惊声説着,忍不住一口血喷出,身旁的两位少年赶紧扶着他,怕他有什么闪失,但耆耄老人并不在意,而是急迫的问道:“这么説你们中间有大皇子派来的高手了?”

对面的几人都将目光投在队形两侧的两人身上,那是两佝偻着背的老人,都显得颤颤巍巍,随时会跌倒一命呜呼的暮年老人,但两眼射出的精光出卖了他们的实力。

周家大长老左右看看顿时一股无言的悲痛缠绕着心底,继续痛声説道:“应该是了,我周家虽説比起你们四家差了些,但不会这么快被尔等攻占进来,尤其是家主带领的一众中坚力量不会被尽数屠尽,让老朽想想,能将我周家儿郎尽数击毙的一定是灵王境强者吧,而且不止一位吧,因为我周家儿郎可都是灵师境界

,即便差一diǎn的都是灵师中期,强得已经到达灵师后期修为,这都是我周家隐藏起来的实力啊,就这么被毁了,老朽不甘心啊。”

周家大长老的一席话引来了周家众人的一阵悲切情绪,他身后的妇孺嘤嘤的哭泣,而那些少年却一个个怒目瞪视着围着他们的外族人,心底已经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此时就连在王天身边的周贤也在攥紧了拳头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广场中的人。

“呵呵,不得不説您老猜得不错,但知道了这些你们周家应该死得瞑目了,能让灵王对你们家动手,这是一种荣耀啊。”镇主吴赤笑着説道,丝毫不在意周家老少仇视的目光。

“哈哈哈,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期待太久了,老匹夫,你等受气吧。”严华愤懑的説着,挥手一道掌风向着周家大长老劈去。

在王天的意料之中,突然在后院射来一道青色的灵力将严华的那道掌风阻击了下来,“嘭”的一声化作一团美丽的气团化为星星diǎndiǎn的灵气。

在场的人都一阵惊诧,就连准备面对死亡的大长老也被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睁开了双眼,目光灼灼的向身后看去。

“我看看谁在我周家杀人。”就在此时,一道雄厚的声音如那惊雷一般响彻开来。

“是,是老祖,是老祖出关了。”大长老首先反应过来,接着痛哭流涕的跪了下来,向着身后遥遥看去。

周家所有的人都被感染,顿时一声声惊喜的呼喊起来,一个个转身跪在原地,等待着老祖宗的降临。一个个挂着一丝泪珠,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只因那低沉而雄厚的话语不断缭绕在耳边。

“周老爷子,,,”围着周家老xiǎo的人却是身形一震,神色骤变,皆是不约而同的向着周家后院看去。

却见那后院深处,一位身穿锦衣的老人迈步而来,他气势如山,一步一步走来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感觉,是一种久居上位的气魄,让整个广场那些阴云的空气都为之溃散一空。

老人身高八尺,身形倜傥,此时稳稳走来,如同一尊巨人,沉稳如山,刀削般的坚韧脸庞给人的心灵带来极大的震撼。

这个老人赫然就是十几年前闭关的周家老祖,周立山。在他身后跟着一位少女,是周家的嫡系血脉,也是周贤的亲妹妹,周玲。

此时跪拜的周家老xiǎo一个个站起身,笑呵呵看着如山般的老人,都是一脸的振奋。

周老爷子走到广场中央,淡笑着看着家族众人,等一一看过之后,才凝目看向方,严,金,吴四家家主。广场的空气似乎凝固了起来,静寂的可怕。

而来犯的几家家主被周老爷子看得颇为不自在,他们都是从xiǎo就知道这位雷厉风行的老人,也正是当初这位老人大着胆子给受伤到此的金龙疗伤,并且得到一片龙鳞,让这个xiǎo镇有了金龙镇的美誉,传为一段佳话,此时面对这位老爷子,想起当初被这位老人雷霆杀伐的自家一代人,那三家家主岂有不怕之理。

当初他们选择攻击周家,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就是害怕这位老而不死的周家老祖,传闻他十几年前就闭关到现在不曾出来,而且还説是突破的时候走火入魔死了,所以他们才大着胆子来犯,如今,却不曾想到老人居然在时刻活生生的出来了,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气氛在一阵沉默中让人感觉窒息,外族人一个个浑身冷汗,实在不喜欢这种感觉。

“刚才谁先出手灭我周家,自己站出来?”周立山如同山岳般站在广场中央,双眸炯炯有神如同一头猛虎般扫向面前的众人,那双眸光当中一股凶戾之气毫不掩饰的弥漫而出。

见到眸光扫视而来,几家家主皆噤若寒蝉,不敢出声,更没有勇气对视。

“要不是玲儿来告诉老夫家族遭遇大难,老夫还不知道你们这群xiǎo东西来范我周家,而且还打算赶尽杀绝,真以为我周家是泥捏的吗,今日不给我个説法,你们谁都别想出我周家之门。”周家祖宗周立山咆哮着説道,眼神扫过外族所有人,看到了王天珍儿还有站在王天身后的周贤等人,微微diǎn了diǎn头,以示尊重。

“我等是大皇子指使而来,而且无涯国皇位争夺在即,大家都在统一有生力量,本来跟你周家好言相劝,但你周家不给话,只好用强势手段来办事了,望周家老爷子理解我等苦心。”吴赤却是不惧老爷子,有恃无恐的説道。毕竟他来金龙镇任职也才七八年光景,对于这位传説中的老爷子不是很在乎,在他看来,一切都是实力説话,此时他们这么多灵师,还有两位灵王,对付一个迟暮老人还是有些把握的。

“周军呢,他这家主是怎么当的,这些没大没xiǎo的王八蛋都打上门来了,他在干什么。”周立山大声质问着周围众人,眼神在人群里寻找周家家主。

“老祖息怒,家主大人带着我周家儿郎誓死抵抗,已经被他们杀了。”周家大长老期期艾艾的抹着眼角泪水説道。

吴赤见周家老祖根部不理会自己等人,一时气愤得吼道:“就凭你一个老匹夫想要翻盘吗,我看你是妄自称大,我们这么多灵师,再加上两位灵王,杀你足矣。”

吴赤的这一嗓子让外族的众人豁然看清局势,心里也有了几分胆气,他们都是被老爷子当年的威名所累,压根就没有了反抗的心思,听吴赤这么一説,还真是有希望将这老爷子杀死在周家,顿时他们的气势也为之暴涨,眼神不再黯淡,精光四射。

“哈哈哈,xiǎo子有胆气,不亏为一镇之主,老夫佩服,确实,以老夫现在灵王初期的实力奈何不了你们几个,但你等也不要太得意,你们有外援,难道我周家就没有外援吗,杀你们个片甲不留还是没有问题的,你等想好了今日于我为敌吗,那好,老夫丑话説在前面,如果今日你们不知好歹,那你们家族以后都将是我周家的附属家族。”周立山撒笑着説道,丝毫不在意他们的实力,就想是在做某种决定一般洒脱。

“我等懒得和你打嘴仗,你要是有外援早都摆出来了,还会如此,大家别被他吓唬住了,都跟我一起上,还要劳烦刘公,郑公一起合力出手,杀了他。”吴赤不想再节外生枝,招呼一群人一起灭了眼前的这尊老人,以免生变,杀了他就算是有外援又如何。

其他家主被*无奈,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谁也不敢后退,他们可是知道这老爷子的手段,那可是説到做到的主,还不如早diǎn杀了他,以绝后患。

所以各种灵力在虚空中交错,向着周立山袭杀而去,其中为凌厉的两道劲力是两位灵王一左一右发出的。

“|唰唰,,”两道身影窜到广场中心,发出两道灵力将那两道强的劲力阻挡,爆发出一团炫目的爆炸光芒,并且两人快速提升真实境界,化出圈圈灵力罡气相互融合扩大,将周立山老爷子也罩在里面,将剩下的灵力阻挡在外,并且发出一圈圈涟漪,这么多灵力在护体罡气外面毫无建树,就连周立山都可以轻松阻而且不断发出灵力攻击。但也有一些灵师的武技会损害护体罡气,但就算如此也没有什么大得攻击,很是平淡,如同暴雨和冰雹对雨伞的伤害而已。

吴赤,方毕,金耀,严华还有那两位刘公,郑公当即傻眼了,心里暗叹,这是,这是什么境界的强者,怎么这么轻松就挡下了我等的必杀技。虽然心悸,但还是加入战斗,不断的给王天和珍儿带来一些骚扰。

这还没有完,窜到广场中央的人是王天和珍儿,两人再也不留手,迅速缩xiǎo罡气范围,不客气的发出一道道劲力还击。

赤炎鹮珍儿的火灵力化作一条条火舌,打在谁身上就是一片焦黑,然后引起烈烈火焰,一时根本扑不灭。

几位家主对王天和珍儿造成的麻烦也有,但效果不大,只会把护体罡气造成一些伤害,随时可以补救。

而王天擅长的是武技,《七重劲》如今被他练的炉火纯青,随便发出几道,都有三重的劲力,打击这样低阶的对手,为犀利,只要打中,非死即伤。

吞天鼠也没有闲着,它在那些灵者中间快速游走,谁也不会注意自己的身上或者脚底下有一只老鼠乱窜,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此时xiǎo命要紧。但鼠标在做什么谁也不知道。

但那些几家子弟家丁还有镇主亲卫也不是泛泛之辈,通过几位家主的呼喝,彼此互相照应,迅速回笼,组成一支方阵队形,方阵中心战争几位家主,对着王天和珍儿发出凌乱的各种灵力打击,让他们两人一时疲于奔波应付。

王天和珍儿全力袭杀,毫不留情,就像割麦子般把那方阵中的灵者一个一个击杀,一茬一茬放倒。

击杀这些灵士甚至灵徒级别的灵者,按理説会比较轻松容易,但事实不是如此,这几家的家族核心不知道是不是事先演练过,这种方阵却不是那么容易破除的,他们的灵力很快不再凌乱,几位家主一起通力合作,通过特殊手法融合在一起,彼此还能控制自己发出去的灵力,进行战术配合,整合成一股灵技分两部分对着王天和珍儿击杀而来,两人眼里同时出现骇然之色,从这种心悸的灵力中发现危机,很快分散躲开,以求自保。

但方阵中的灵者居然控制着灵力分头跟着追击,让王天和珍儿一时疲于应付,只有不断的躲避,耗费他们的灵力来应对。

只用了十息时间他们发出的灵力就力竭,这时候王天不再给对方机会,一道蓄势已久的六重劲对着方阵中心发祭出。

“轰隆隆”一声巨响,将那方阵炸裂开来。

北京治癫痫病的医院
湖南治疗宫颈炎的方法
阳痿黑龙江医院
江苏哪个医院妇科好一点
天津女性不孕不育治疗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