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月无影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平凉信息港

导读

郊外的夜色,雾气是如此的深重,微凉的露气四处散发流泻。朦胧中,一条影子紧了紧身上依稀辨别出来的华丽袍服,重重叹息一声,那声音里含着些许淡淡的

郊外的夜色,雾气是如此的深重,微凉的露气四处散发流泻。朦胧中,一条影子紧了紧身上依稀辨别出来的华丽袍服,重重叹息一声,那声音里含着些许淡淡的惆怅。  “月无影,你来了。”蓦地白光一闪,一条白色的影子掠过来,伫立在那人的身后。  “来了。”来人简短的应了一声。  着华丽袍服的人,这才转过身来,黑纱蒙面的脸,瞧不出来半点表情。声音里却是少有的温柔的口吻,“月无影,还在生气么?”一面说一面伸手来拉对方的手。  月无影巧妙的摆脱掉对方的手,抱拳道:“启禀主公,属下不敢。”  唉!华服男子轻轻叹息一声:“影,我也不想软禁你的母亲,奈何皇命难违。我……”  “主公,请不要为难——有任务尽管吩咐便是!”月无影连忙打断对方的话。  “影,难道我们之间只能说任务,就不能说点别的什么?”华服男子伸手搭在月无影的肩头,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失落。  月无影拿下对方在自己肩头的手,退后三步,一本正经回答:“主公是上,属下是下,是不能平起平坐。上与下之间,只有命令与执行。自然是不可言论其他,还请主公见谅!”  华服男子闻言,又是一声叹息,随后沉声道:“父皇有令,半年期限内一定要把鸿蒙古卷弄到手!不惜一切代价!”  月无影微微一怔:“果然又是鸿蒙古卷……半年期限?”  华服男子点头道:“是的,半年期限……影,有问题么?”  月无影欲言又止,终是没说什么,只是施礼道:“没问题,影,不惜一切代价完成王的任务。”  “如此,甚好!影,千万注意安全。影,我……”华服男子又来拉她的手,月无影还是避开了,身形一纵,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中。  华服男子呆立片刻,只好叹息一声,转身走了。走出没多远,十几条影子迅疾围拢过来,其中一人低声道:“主公,您为何不发出信号,让吾等动手?”  华服男子摇头道:“我,我还是不相信那些谣言……”  “主公,您确定月无影没有背叛赤鲁国?”另一个接着问道。  “我……我不知道——唉,再给她一次机会吧……都不要问了,走,回去!”华服男子烦躁的一顿脚,当先向前掠去。众人一见,均不言语了,随后跟上,一行人没在月色密林里,踪影不见。    鸿蒙大陆江湖传言,鸿蒙古卷出世,但是谁也不知道古卷上的真实内容是什么?且又不知在哪里?此消息一出,武当、少林、娥眉、崆峒、巫山门、青城派、昆仑派、神农门、天山派以及泰山派,共计十大门派的,一致认为这鸿蒙古卷定与古武学有极大的关系。于是乎,十大门派各自选拔弟子,准备入学大炎国国王创立的鸿蒙学院。表面上一看,好像是培养高大上的人才,而实际上是希望在大陆上其他国家发觉之前,破解鸿蒙古卷。  众所周知,神王、术道以及七大家族,日渐衰落,武道已经顺应潮流取而代之,成为天下人所敬仰的对象。然而,只有在真正得到高手的心底,方才能搜寻一些模模糊糊的、不连贯的关于术道的记忆。那些众多想达到武道顶端的高手,哪怕是能得到久远术道一星半点的内容,都是狂喜的。谁不知倘若那样的话,能给自己的武道带来意想不到的提高和生命的延长,甚至于是长生不老。  在这种情况下,鸿蒙古卷以昔日七大家族留存的绝密文档出现,仿佛一颗石子投进湖中,顿时在高层掀起轩然大波。国王与十大门派,以及高层少数几个人,秘密约谈。一致同意国王的提议,建立大炎国鸿蒙大学院。各自甄选合格的弟子入院学习,以备快速破解鸿蒙古卷之需。  鸿蒙学院很快建立起来了,琉璃飞檐,花鸟走兽,气派奢华,而又不落俗套。每个建筑,比如,警惕塔、少林罗汉堂、昆仑演马川等等,各具特色,端的是大气壮观,堪称鸿蒙建筑史上的经典。  今日,阳光普照,温度刚好合适。在大学院北面——考验区内,十大门派选送的弟子们,修习了三个月之后,都必须在这里经过考验,也就是现在所说的考试。以此为标准,测量武道等级。  宽大的测量台上,接连有几个青城派和神农门的弟子,被刷了下来,垂头丧气的。台下的弟子们议论纷纷,有惋惜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喝倒彩的。  现在上台的是,代表天山派的无影伞——皓月。  十大门派中,天山派颇为神秘,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地址在哪里?这个门派不但地址不明,而且所用的兵器,堪为一绝。都是以一把伞作为武器。  教习长老是一位三十出头的女子,功力颇为强大。屈指算下来,五天之内,有三十八名各派弟子败在她的测试下。  呼——  教习长老发出磅礴气息,亦如泰山压顶般压上来。  嗖——  皓月虚空一抓,紧接着一送,众人便隐隐约约瞧见一把张开的伞,顶着磅礴气势攻上去。  哗——  两股强大的劲气相交,旖旎一片五彩炫芒。  教习长老频频点头,微笑着收回磅礴劲气。高声宣布,位弟子通过!  皓月将那把无影伞虚幻无形,向教习长老揖了揖,转身飞掠测量台。  冷门劲爆!  江湖排行第九的门派——天山派,竟然是个通过测试。  真没看出来啊,人家已经是武道第六层了。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觉得不可思议。    又一个残月朦胧之夜。  天山息烽寺顶楼上,一扇窗被轻轻推开,即刻闪出一条纤细的影子,掠出鸿蒙学院。  那影子一路上走走停停,时刻注意着身后动静,确信无人跟踪后,快速的掠进旁边的密林潜伏起来。  片刻之后,十几条影子簇拥着一个人走过来。  “主公,月无影还没来。”内中一人说道。  “别急,再等等。”被唤作主公的人摇手道。  另一人又道:“主公,王上真要打大炎国吗?”  “嘘!小点声!小心隔墙有耳!”主公连忙竖指禁声。  先头说话那人道:“老莫,你怎么回事?大嘴巴总是改不掉。”  老莫不服气道:“老尚,我不就是问问嘛,又没说别的什么?”  “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吵什么?”主公不满意的轻叱道。  那些人等了好久,也不见人来。主公一招手,众人仿佛一阵风迅速消失了。  隐藏在密林中的那条影子这才闪身出来,她正欲转身离去。突然,一声问话在头顶响起来:“影,为何刚才不现身?”  月无影闻听对方问话,并不吃惊,只是不疾不徐回道:“主公不也是没走么?”  “哈哈哈……”主公突然低声笑了:“影,你果然冰雪聪明。”  月无影没有笑,只是低沉问道:“请问主公,王上是要攻打大炎国么?”  嗯?主公微微一愣:“你偷听了我们的谈话?”  “不是偷听,准确的说,是恰好听到而已。”月无影淡淡回答。  主公的目光在月光下游离不定,轻笑道:“没影的事,你别听他们乱嚼舌头。”  月无影没有再问,低头不语。  “影,别担心,我说话算数,只要把鸿蒙古卷偷出来,我就说服父王,把你母亲给放了。”主公信誓旦旦。  唉!月无影无奈的叹息一声道:“鸿蒙古卷我查到了,就在鸿蒙山峰顶那个溶洞里。”  “好!不愧是月无影,厉害!我回去就禀报父王,派兵来接应你!”主公闻言大喜。  月无影这时候轻声道:“主公,我们与大炎国素无仇怨,希望不要引起战争。但是,这鸿蒙古卷一旦盗出来,两国就结下了仇。到时候,两国百姓岂不又陷入战火之中?”  “哈哈哈……我们的月无影又开始悲天悯人了。影,这些国家大事,吾等还是不要过问为好。等取得了鸿蒙古卷,我们就去寻一处世外桃源,过咱们神仙般的日子多好……”主公的话音未落,就被月无影抢了过去:“主公,瞧您,怎么又来了?属下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不可能的,还请主公以后再不要说出这样的话了。好了,太晚了,属下该回去了,主公保重!”音落,身形一掠,即刻不见。    皎洁明月悬挂在半空,倾洒了一片光明。  笔直如刀的鸿蒙山峰,宛如利刃直插蓝天。一大群影子悄无声息的在向上攀爬,偶尔有足下打滑的,跌落山谷。领队的是老莫,只见他回头小声命令着:“大家小心!脚下踩实了再攀登,注意安全!”“莫将军,那上面有没有埋伏啊?”一个影子担心的问道。老莫叱道:“你还是不是利剑飞鹰战士?这就怕了?本将军不是说了么?主公早就带着老尚他们提前进入了,放心!区区溶洞警卫早被解决了。上去后,主公就会派人来接应咱们。”  溶洞里。  主公带着老尚等一些敢死队,点着松明子火把,在曲曲折折的溶洞穿行。半个时辰之后,派去接应利剑飞鹰的人马也到了。众人汇合一处,留下一部人守在洞口,余下的人全部进入溶洞。一大群人逶迤行了二十三里,终于到了一处比较宽阔的地带。少顷,主公辍唇呼哨,一把无影伞呼呼扫过来。众人眼前一花,一条矫健的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  “啊,这不天山派的无影伞么?她、她怎会来?”有人讶异道。  另一人道:“老兄,你真是孤陋寡闻,这无影伞是咱们的卧底,此次能寻到鸿蒙古卷都是她的功劳。”  原来如此。先头那人点头道。  “属下见过主公!”月无影连忙过来施礼。  主公摇手道:“影,勿需多礼!那个……鸿蒙古卷在哪儿?”  月无影回头看看那一群人,所问非所答:“主公,咱们的精锐都到了么?”  “利剑飞鹰先锋队都到了,其他二十万人马是父皇亲自带队,都在鸿蒙山外一百五十里驻扎。放心好了,管保万无一失。”  月无影甚是奇怪:“哪里需要这么多人马?”  主公一时高兴,方觉的口误,连忙道:“还不是以防万一嘛。影,鸿蒙古卷到底在哪儿?快带我去!”  月无影突然道:“主公,其实呢,我也不知道鸿蒙古卷在哪儿?就是知道的话,也不会告诉你的。”  “什么?月无影你、你这是何意?”主公大吃一惊。  “为了一个什么还未得到证实的古卷,就悍然发兵入侵别的国家。此种强盗行径,是我痛恨的,焉能与尔等合污?”月无影的一番话掷地有声。  主公闻言大怒:“月无影,你、你这是叛国,你知不知道?”  “少废话!束手就擒吧!”月无影将无影伞张开,一道炫波罩在主公头上。  其他人见状,纷纷亮出兵刃就往前冲。  呼呼呼——  又有十几把伞闪电般的袭来,裹挟着七八级寒风。  “天山旋风伞!”众人中有识货的,大声惊叫道。  “别怕!顶住!听,王上的火炮响了!”老尚高声叫着,为手下人打气。  轰隆隆——  果然一声声火炮,惊天动地传来。  主公心中狂喜,趁月无影倏忽之际,掠出无影伞的炫波,举剑反攻。  月无影虚空一指,无影伞在指尖旋转着,散发出强劲的光芒。  砰!  强大的劲气将不远处的石柱击碎,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劈劈啪啪!  锵锵锵!  金铁交击声,石块碎裂噼啪声,瞬间响成一片。  砰砰砰!  不断的有人中招跌飞。  蓦地,一群人至溶洞口涌进来,发一声喊,就把老尚他们围住了。  原来是教习女长老带着各大门派的弟子赶到了。  主公心下着慌,知道自己留在外面的的利剑飞鹰队被消灭了。况且这么久了,父王也没派人增援,就感觉大事不好。虚晃一招,转身就逃。  月无影冷哼一声,无影伞一抛,伞柄插在他的足下,劲气如盾,挡住了对方逃跑的路。主公大骇,挥剑疾斩,哪里又能斫砍的动?就这么一滞的功夫,早有人围上来,生擒了他。主公脸色铁青大叫:“月无影,你个叛徒!我真是不该心慈手软,真后悔没早些杀了你!”  月无影正欲搭话,忽见一个侍卫打扮的人跑过来禀报:“公主殿下,王上说,您的情报非常准确。那些来犯之敌,尽数歼灭。”  “公主殿下?你、你是大炎国的公主?”主公一脸疑惑,张开的大嘴仿佛能塞进去一个鸭蛋。  月无影摘下面罩,所有人都瞧清了,均自大吃一惊。啊?这、这不是天山派的皓月么?怎的转眼之间变成公主了。  原来,皓月的母亲叫皓盈,是王上的女人,被箫妃联合太后阴谋算计。当时的王上被灌了迷药,神志不清状况下,将带着身孕的皓盈驱逐大炎国,流落赤鲁国。  皓盈幸得一位猎人相救,与之结为夫妻,生下了皓月,整个猎户村子,谁也不知道皓月的真实身份。她八岁那年,被游玩路过的赤鲁国太子,也就是人们口中的主公给领进宫中。精心教授功夫,三年后派遣她打进天山派,窃取大炎国情报。皓月冰雪聪明,且功夫,甚得天山派喜爱。所以,这次就派她来鸿蒙学院了。  母亲被软禁作了人质,皓月无法,悄悄打探关于鸿蒙古卷的一切消息。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险些被父亲派出的人马杀死。任务难以完成,赤鲁王又步步紧逼。皓月就想铤而走险,打算劫持大炎国国王。一来是为了鸿蒙古卷,二来是为了报仇。她恨那个男人,恨他如此对待自己的母亲,以至于令母亲吃尽了万般苦。  那一天皓月都准备好了,进宫劫持人质。突闻窗外有鸽子咕咕声,连忙打开窗户,那雪白的鸽子就扑进来。这是信鸽,是皓月与太子秘密联系的一种方法。她以为又是有什么新任务,解下鸽子腿上绑的布条。打开一瞧,一行血字跳入眼帘:“月儿,母亲已去也!保重!”啊——皓月一见此血书,如雷轰顶。泪水倾泻而出,原来母亲已经被害。她呆呆的望着那血书,身子一晃跌坐在椅子上。大颗大颗的泪珠滴在布帛上,那些血字缓缓润湿。也不知过了多久,布帛缓缓又隐现出一行字来,皓月仔细望去,只见上面是这样写的:“月儿,大炎国是你的国家你的故乡,切勿做有损国家之事。即使她辜负了你,你也不可辜负她!切记!切记!”皓月看完之后,陷入沉思。  三日后,皓月缓缓走进了鸿蒙学院的教官室。女教官闻听完她的叙述,真是又惊又喜,连忙带着她入宫见驾。  大炎国王上终于和自己失散好久的女儿拥抱在一起,随后他们制定了一系列计划,粉碎了赤鲁国的颠覆入侵计划。    主公突然叫道:“是谁偷了本太子的信鸽?”  “是我!”一个人走过来回答:“我就是帮皓盈夫人传信的人。”  主公惊道:“老莫,莫将军,本太子对你不薄啊!你、你为何这样?”  老莫撕掉人皮面具:“你看清楚了,我可是你认识的老莫?”  主公摇摇头,这完全是一张陌生的中年人的脸。  “哼!你也不需要知道。来人,带走!”中年人一声令下,早有人过来押走了一干俘虏。  “影……影,我是爱你的……”主公挣扎着回头叫道。  唉!皓月摇头叹息一声,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使劲甩了甩头,似乎是要甩掉所有的纠结和不快。她走出溶洞,对着月光轻声喃喃道:“母亲,女儿回家了,您可含笑九泉了……”   共 532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食疗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每次可以

下一页:舞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