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你的隐藏我的忧伤

2019/06/15 来源:平凉信息港

导读

你的隐藏,我的忧伤(一) 没有那个女生不觉得安秀秀做作,她穿海绵很厚的胸罩,高耸着胸昂着头走一字步,腰肢扭得像蛇。 她穿着长裙和苏晓

你的隐藏,我的忧伤

(一) 没有那个女生不觉得安秀秀做作,她穿海绵很厚的胸罩,高耸着胸昂着头走一字步,腰肢扭得像蛇。 她穿着长裙和苏晓在舞会上跳恰恰时,扭得花枝乱颤,春满乾坤。然后她一把撕掉裙的下摆把长裙变成短裙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这一出格的举动让安秀秀成为法学院的人物,也让苏晓爱上了她。 苏晓请我吃香蕉船,他说拉拉帮我追安秀秀,求你了。 他的眼睛像两颗星星,对着我一闪一闪,我仰着头看去,突然想许个愿。我祈愿能跑过光速,这样,我一定不要安秀秀去参加这一场沉沦我的舞会,或者,再久远一点,我一定要先对苏晓攻城略地。 (二) 这个夏天,我躲在上铺用笔记本上,我泡论坛进聊天室通过所有要加我的验证请求。卡一直不停地卡,断线,上线,我忙碌得像一只蚂蚁,直到我的XP系统崩溃时,眼泪终于不可抑制地落了下来。 我埋在枕头下,闷闷的。苏晓在女生宿舍楼下不停地喊安秀秀,安秀秀,安秀秀!他的声音落在我心上,像敲钟,每一下,都很重。 安秀秀把杂志拍在桌子上,拉开我的蚊帐,探进头来说:拉拉,你和你的老乡说一下,别来找我了,真烦。 我背过身去,不理她。 我去苏晓宿舍找他帮我的电脑重装系统。整个过程中他就不停地问我关于安秀秀的事。我坐在他的床铺上看《蜡笔小新》,一个人笑得前俯后仰,假装没听见他说什么。我不想回答那些问题,一点都不想。 (三) 我慢慢疏远了苏晓。因为每次见到他我就难过不已,我暗恋他许多年了。从高二他从文科班转到我们理科班起,我就喜欢上他,一路地追随,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在校门口,苏晓宿舍的男生说,你怎么不去看看你的老乡,昨天喝高了,送到医院洗胃呢。 我愣了愣,很平静地走开,然后又疯了似的转身朝医院跑去。苏晓刚醒来,一脸的虚弱。他侧着身子不看我,他说:拉拉,你是我的朋友,在这里我把你当娘家人了,可你为什么不帮我? 我揉揉眼睛,假装没有泪。 我对安秀秀前所未有地热情起来,我请她吃饭,请她看电影喝咖啡。当然,苏晓会在定好的地方假装偶遇然后和我们坐一桌。 有时候,在路上,苏晓会跑过来蒙我的眼睛,可是他先忍不住笑开了声。他说,拉拉,下一次你先走吧。我就把三个人的约会变成了他们两个。 (四) 我趴在上铺的时候,会偷看下铺安秀秀的床,她坐在那里拆礼物,拆信。有时候她看见我也很大方地拉开蚊帐,把礼物和信递给我看,她说,你的老乡还真逗。 我不知道 真逗 代表什么,她到底是喜欢他还是不喜欢?她和他出去约会,那是不是他们已经在恋爱了。有时候安秀秀很晚回来,或者彻夜不归。 (五) 苏晓大学毕业后去了深圳。 我以为安秀秀会伤心。只是我看见安秀秀和另一个男生约会。她也看见了我,她说拉拉,我和苏晓没什么的,虽然我会和他拥抱或者亲吻,但这只是一个暧昧的游戏。我要去法国了,到那里才开始真正的爱情。 苏晓的工作变动很大,在深圳待了三个月后去了厦门,然后又去了南京。我的工作改签了好几次也签到了南京。我对苏晓说,不管你对我怎样,我爱你。苏晓想了想说,拉拉,那我们试试吧。 爱情,让人变得柔顺。苏晓爱吃辣的湘菜,苏晓喜欢衣服用手洗,苏晓喜欢街口的蟹黄包,苏晓喜欢喝苏打水。还有,苏晓喜欢女人没有小肚子,苏晓喜欢女人的热情 我熟知苏晓的一切,像背书一样牢记着。爱,来得不易,所以我倍感珍惜。所以,我不介意苏晓隐藏着我,和我的关系。 (六) 苏晓不让我接他的,不让我去他的公司,也不和我一起逛街或参加朋友的聚会。他说他不想别人知道我和他未婚同居,这对我的名声不好。 只是,我渐渐觉出了疏离。客厅里再响,我也不能接。他的朋友要来,我必须收拾好自己的痕迹,把行李藏到储藏室里然后去宾馆住一晚。有时候,他的朋友突然出现,我只能躲藏到储藏室里。后来,我的行李干脆被收拾好,在有人来时,他就连着我和我的行李一同往储藏室里一塞就好了。 夜里,我匿名打给电台晚间节目,我说我帮我的一个女朋友咨询一下,她男朋友从来不让别人知道他有女朋友,那意味着什么? 主持人用好听的声音告诉我,当你的男朋友隐藏你时,表示这个爱情是假冒伪劣的。他一定想有更多的选择 我对着急切地说,不是我! 好,那你转告你的朋友,让她赶紧离开她的男朋友。主持人说,他语气里有嘲笑,我听出了。 我走了三条街去吃过桥米线。我在吃了第四碗后,冲出店蹲在马路上呕吐。眼泪就着鼻涕,狼狈不已。 有人递了一张面巾给我,他嬉笑着说就算米线是免费的,你也不用这样吃吧? 我泪眼婆娑地看着这个男人,然后一把抱住他,让自己哭出了声。我知道自己一直都在自欺欺人,我一直假装不知道苏晓不爱我,我一直假装我在苏晓身边很开心,我一直假装我心甘情愿为苏晓做着一切。 但我知道了,我心里越来越不平衡了,我越来越说服不了自己对苏晓好了 原来,我并不伟大,我希望我的付出也有回报,那怕是一点一滴。原来,苏晓只是接受一个爱他的女人。 (七) 男人轻轻地拍着我的背,他说,乖,都过去了。他的声音让人感觉踏实。我想,我真的很需要一个拥抱,需要一个人来哄我疼我。我抬起头终于看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眉眼俊朗,笑容温暖。 男人说: 我叫冯允,我 未婚,我可以送你回家吗? 我想,或者我可以开始一场正常的爱情,你爱我,我也爱你的爱情。 但,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我扬着它说,我怀孕了 恭喜我吧!转过身去时,男人在背后大声地说,恭喜你,恭喜你!眼泪又汹涌起来,我只能走得越来越急,好忘记刚才的念想。我想认识这个男人,很想。 【我要纠错】 :christine

上海脑瘫医院
脱发治疗
帝国cms 开发小程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