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代嫁双面妃 第五百三十九章 我愿意!

2020/02/15 来源:平凉信息港

导读

代嫁双面妃 第五百三十九章 我愿意!颜以筠不说话,只任由着齐子煜一路将她拉走,也不问他们去哪里,直到熟悉的高台出现,才恍然明白。“

代嫁双面妃 第五百三十九章 我愿意!

颜以筠不说话,只任由着齐子煜一路将她拉走,也不问他们去哪里,直到熟悉的高台出现,才恍然明白。

“又来这里做什么?”

漆黑的夜色一如从前,以天为盖地为庐也就是如此了,颜以筠跟着齐子煜站在高台的顶端,想起之前在这里她说的那些话,也想起韩嫦曦说的她几次三番反悔,这一回齐子煜未必那么容易原谅她,竟一时间有些退缩。

心里晃晃无所依,胡乱猜测着若是齐子煜现在在这类说出比她更决绝的话,她要如何应对,明明是自己选择的路,就算哭着也要走完,这句话是谁说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反悔了,还来不来得及。

“几天前,你在这里决绝的话让我以为自己再没有机会活过来,虽然我不明白你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我知道并非出自你的真心,所以我求韩嫦曦去找你问明缘由,现在,我想再问一次,我想要娶你,你愿不愿意?”

心一下就落地了,可是酸涩的感觉更盛,颜以筠咬着下唇低头不语,她明明能感觉到头顶上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不让她有丝毫逃离,可却没有信心的再一次确认,“你.还要娶我?就算我都跟你说过了,我不是苏络锦?”

“是,我要的人一直都是你,不管你是苏络锦还是颜以筠,这辈子你都躲不开我了,这么说,你能明白了?不许再胡思乱想,不许再那些稀奇古怪的理由拒绝我,对我来说,都没用,我要定你了!”

颜以筠自觉再没有听过比这更好听的话,哪怕是宣告一般的甜言蜜语,哪怕是韩剧里的海誓山盟,都没有齐子煜这霸道至极的话来的感动。

“我明白了,再不会有下一次。对不起。”彻底红了眼圈,一滴滴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下来,齐子煜看的心里被什么拧着一样难受,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一声一声的哄着。

“傻姑娘,高兴还是难受啊,只知道哭,还没回答我愿不愿意!还是非要我跪下才肯点头?”

“自责行不行?我对你太坏了,只想着怕你日后会难过。便要趁着现在让你断了念头。”

颜以筠一边抽泣一边絮絮的说,伸手回抱着齐子煜的腰身,温暖如初,“我愿意,我当然愿意!”

只是手心里传来的触感让她有些心惊,借着月色看清手心上的颜色,忙抬头问道。

“你到底伤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黑色的衣服将血y完美的掩盖下去,哪怕是受伤若齐子煜不说,恐怕颜以筠也是一点都发现不了的。他一贯如此,似乎是龙卫的属性使然,,受了伤让对方看不出来,才能更好地继续战斗让齐子煜习惯了隐忍和掩饰。

“我没有受伤,这都是别人的,我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去找你了。”齐子煜握着她的手掌,遮住那片血红,摇头低声安慰道,“刚刚不过是吓一吓你。若你真的完全不关心,那我也就没有带你走的勇气了。”

“你还吓我,我这两日根本没有睡着,饭也吃不下。生怕你会出事,我本来那天就想去找你说,我愿意,可还没来得及,夜慕笙的消息就到了。”颜以筠小声埋怨,可是却有些心疼。

“对我这么没信心?没有夜慕笙的白楼根本不足为据。那些属下是不是我的对手,难道你还不知?傻乎乎的折腾自己做什么。”

“既然你那么又信心,为何又派晓寒来找我,以防万一的带我逃命?逃什么命?”颜以筠得了齐子煜的话,一点点的又恢复了精神,脑子也跟着转的快了,立刻从他怀里抬头反驳道。

齐子煜一愣,随即苦笑,这女子就是不能宠,刚刚有些原来的苗头就开始质疑他“没有什么,以防万一,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先将你放在首位,任何情况下,我都必须先给你找好万全的保证。”

“是不是新皇对你还有疑虑?毕竟你在三皇子身边那么久,虽然按照先皇的命令辅助他登上皇位,可他对你是不是.”颜以筠却不肯信他的敷衍安慰。

“是,因为我给韩家下了聘礼,要娶韩家的女儿为妻,就是又联合了一个世家大族,之前的苏府,宋丞相,都是咱们宁国首屈一指的世家,这一次,若我再和韩家联姻,那么皇上必然会起疑,我太招摇,他必不允。”

齐子煜按住颜以筠的肩膀,让她和自己对视,他知道了颜以筠心里的症结,便不能再有隐瞒,哪怕是令她担心,也好过让她觉得自己对她不够信任。

“我就知道,皇上新登基,国事不稳,怎么就先要动手除去白楼,而且还是隐秘的让龙卫去做,他这是想让你们两败俱伤,然后他从中得利,既铲除了白楼这个隐藏的祸根,让夜慕笙的实力大损,又能让龙卫也削减势力。

先皇必是在生前将龙卫的各人真实身份告诉了他,从你和莫枫的身份看来,龙卫其中也不乏世家子弟,若这些人更听从于你,恐怕他的位子也坐不稳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的安危如何能交到你们手上,他父亲一手创立的龙卫,他不肯放心,只有换了你们,换上他自己的人才好。”

“怎么那么聪明!让我可怎么瞒你,其实也不完全如此,我幼时在宫里长大的那几年,跟皇上也有过交集,他是什么人我很清楚,起码现在我还能猜到几分,是我太心急的要娶你,犯了忌讳吧。”

齐子煜柔声笑着,抬手抚摸着颜以筠的头顶,毫不在意,仿佛这天子之怒也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了。

“就是!皇帝大丧未过,你急什么!”颜以筠立刻醒过味来,“我现在有了韩家的身份,可毕竟旁人不知,你完全可以把我当做一个平民女子对待,何必大张旗鼓。”

“那怎么行,这个委屈你受得,我却不愿让你受!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正门而入,告祭祖先,一样都不能少!”未完待续。

标签

友情链接